军用通信行业:联合作战指挥体制形成 军用通信装备升级正当时

  行业策略:我们认为,军用通信设备作为联合作战力量生成与升级的“信息神经网络”,将随着“军委管总、战区主战、军种主战”的新军队体制形成而率先迎来采购高峰。根据我们的测算,未来3到5年军用通信设备采购需求主要来源于单兵通信装备装配、陆军火力平台的换装与升级,仅计算上述部分,军用通信装备市场规模约达373.30至866.30亿元。我们看到,目前部分军用通信装备供应商已获取相关订单,并开始逐渐传导至收入与利润端,业绩回暖信号显现。

  推荐组合:本轮军用通信采购需求将主要来自于单兵与陆军武器平台,建议优先布局在陆军通信装备布局、已取得相关订单的优质标的:合众思壮(自组网,002383.SZ)、海格通信(陆军、船舰通信设备,002465.SZ)。

  行业观点

  通信系统是联合作战力量的支柱,自组网等技术将带来革命性变化:随着作战理念从“平台中心战”演变为“网络中心战”,构建联合作战体系已成为现代战争制胜的基本规律。通信系统作为联合作战体系中最基础、最重要的组成部分之一,可构建多军兵种、多平台间立体交叉式信息传输网络,连接与整合各个军队/兵种作战单元。

  目前,军用通信设备正向四大方向发展——覆盖空间广、标准通用化、组网与指挥迅速、抗干扰能力强,自组网等通信技术有望带来“从0到1”的战术变革。

  军队改革从战略层向战术层迈进,通信设备升级将以陆军为牵头军种:随着新一轮军队改革的有序推进,我国已形成联合作战指挥新体制,即“军委管总、战区主战、军种主战”的格局,为后续战术层的改革转型奠定了坚实基础。我们认为,军种调整、战区设立及数字化部队推进都将对武器装备信息化提出全新需求,而作为底层基础构架与设施的通信设备有望率先更新。

  结合国际通信装备升级的实践经验以及我国本轮军队改革进程,我们预计,新型通信装备的研制与采购将以陆军为牵头军种。仅测算单兵武器装配、陆军火力平台的换装与升级需求,未来三至五年,我国军用通信装备采购总额将达373.30至866.30亿元,对应年均74.66至288.77亿元的市场空间。

  军工行业市场进入壁垒较高,陆军通信装备相关企业订单恢复明显:军工业务涉及国防安全与保密,存在严格的审核机制与进出口限制。我国军用通信装备几乎全来自国内企业研产,市场格局较为稳定,已基本形成以中原电子、海格通信、烽火电子等老牌军工国企,合众思壮、旋极信息等军民融合先锋为主的供应体系。

  目前,军用通信装备升级采购已逐渐体现至相关企业的订单、收入与利润端,2017年以来,海格通信共获得军用通信类订单约14.2亿元,合众思壮获得自组网通信设备订单共51.50亿元。

  风险提示:军队改革进程不及预期;单兵、武器平台通信装备装配与升级不及预期。

相关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