以高频刚需的充电服务切入,「有充」怎么做成百亿客流量公共场所的流量抓手?

流量之贵,已经成为了互联网公司的共识。从 2016 年开始,线上流量的价格对创业者来说已经贵到难以承受的地步;运营私域流量、拼团等都是对“难以承受的线上流量困境”从而开创的获取流量的方法。

线上流量昂贵,线下则重新吸引了资本的目光:2016 年开始,共享单车、共享充电宝、共享按摩椅、免费照片打印、扫码取纸、扫码抓娃娃等模式都先后成为了投资标的,我最近接触到的「有充」,就是一家提供手机充电解决方案、再通过充电/流量变现的服务商。

近日,有充完成了联恒投航基金 3000 万元人民币 Pre-A 轮投资,投后估值为 1.2 亿元人民币。

具体来看,有充是通过在大流量的公共场所(交通枢纽如火车站、高铁站、机场;医院;商场等)铺设充电设备变现,主打的两款产品是立式充电桩和充电座椅,目前已经在郑州高铁站、西宁曹家堡国际机场、三亚凤凰国际机场、桂林两江国际机场等多地落地,铺设充电椅共一万余张,充电桩500多台;如果产能充足的话,未来有充会以每月一万张的速度铺设充电椅。

以高频刚需的充电服务切入,「有充」怎么做成百亿客流量公共场所的流量抓手?

据中商产业研究院发布的报告显示:2020 年共享充电宝的市场规模将逼近 400 亿元。据有充创始人吴高远分析,中国每年仅火车站的人流量就有 100 多亿,以郑州高铁站为例,平均一个充电桩每天的使用次数达 64 次,平均客单价超过 4 元;数月就可以回款;而充电椅虽然成本较高,但单独来看回报周期也不到一年。

“充电桩虽然模式更轻,但用户还需要站着充电,所以充电桩只是有充目前的过渡产品;终极形态会是让用户无限方便的充电椅”。与此前曾在风口上的充电宝相比,充电椅除了使用门槛低(无需实名认证或者缴纳押金)、便利(不需要借和还)、超级快充等使用优势,在运营成本上由于布点集中不分散,后期的产品维护成本也会更低;而相比于同类的按摩椅,充电行为刚需、投入成本低、生命周期更长(充电椅子生命周期 5 -10 年;按摩椅 2 年)也是有充的壁垒。

在充电付费之外,流量变现会是有充未来的主要变现方式:据有充现在的小范围测试来看,如果把产品以向 C 端免费开放、为电商、小说、自媒体等 B 端导流的形式运营的话,充电椅会有 35% 以上的使用率,带来的营收不低于充电服务

但获取流量之后的想象空间在于场景化的数据服务:举例来看,高铁和机场的人群大概率具有更高的消费能力,定位在医院的用户则可以做医药广告或优惠券的精准投放。

关于团队,有充的创始人吴高远是连续创业者:2004 年创建河南磐石网络发展有限公司,于 2012 年被中科信息并购;2007 年创建山东机客网络技术有限公司,后获得达晨创投等机构 7200 万投资;2011年创建河南智游臻龙科技有限公司,现在成长为中国最大的苹果ios软件开发培训学校,被创业板上市公司文化长城以 3 亿元现金并购;董事王俊是华中科技大学金融学硕士,中国人民大学EMBA;曾在基金担任高管,曾参与多家上市公司并购,并担任多家公司财务顾问和融资顾问。

相关推荐